封面报道 | 京津冀战略下,馆陶正异军突起?

摘要: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下,馆陶相对京津的比较优势就是美丽乡村。


文│本刊记者   郝 杰  张兴军

被访人 | 邯郸市政协副主席、馆陶县委书记谢继炯


中国经济信息:

在您看来,馆陶在建设特色小镇上和浙江有哪些相同和不同?


谢继炯:

特色小镇建设都是新常态下经济发展的新事物,是引领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引擎,是产、城、人三者融合的重要平台,也是新型城镇化的重要抓手。馆陶和浙江两地的特色小镇既不同于行政建制镇,也与各类产业园区有明显区别,仅形态上如“小镇”,不像建制镇面积那样大、行政功能那么全,又有着灵活的体制机制。馆陶县和浙江一样,早在2014年就提出建设特色小镇,并且都突出“一镇一业”,说明在规律的认知和建设理念上两地是一致的。

不同点在于,首先,两地的经济发展程度差距大,浙江是发达地区,在互联网和信息技术方面形成先发优势。而馆陶是欠发达地区,没山少水缺绿,是一个普通的平原小县。第二,从空间上看,浙江特色小镇位于中心城市或周边,馆陶小镇则远离中心城市,依托乡村。浙江小镇能快速聚集城市优质资源,而馆陶小镇受不到城市辐射,只能自己去搞。浙江的小镇可概括为城市产业社区,馆陶的小镇叫乡村产业社区。第三,浙江的特色小镇是“种”出来的,比如梦想小镇由阿里巴巴和浙大等带动,投资大,发展速度快。馆陶特色小镇主要靠“育”的方式,依靠本土企业培育市场主体。浙江的特色小镇建设是先确定一个主导产业,再有一个规划蓝图,然后一次建成的模式。而馆陶的特色小镇则是从美丽乡村蝶变而来的。


中国经济信息:

馆陶在建设美丽乡村和特色小镇方面,有着非常清醒的思路和路线,从馆陶自身的路径来看,我们的独特性都体现在什么地方?

谢继炯:

浙江的特色小镇是在经济高度发达,板块经济崛起的前提下生成的。但在像馆陶这样的欠发达地区,也同样可以搞特色小镇。馆陶建设小镇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叫普通乡村,第二个阶段叫美丽乡村,第三个阶段叫特色小镇。

我们从实际出发,探索出以美丽乡村为载体,以“一镇多社区”为架构,以产兴镇,产业、文化、生态高度融合的特色小镇创建之路。在美丽乡村建设中,秉承“尊重民意,留住乡愁,做强产业,改造提升”的指导思想,打造“乡村风情,城市品质”,通过“政府引导,村为主体,全民参与,市场运作”的路径建设了粮画小镇、羊洋花木小镇、教育小镇、黄瓜小镇等十几个各具特色、别有风味的特色小镇。

我可以很自信地说,馆陶为美丽乡村与特色小镇建设探索出了一条正确、有价值的路,是适合中国百分之八十的农村可复制的路。

建设情景式党校和梁家河知青旧居,体现了馆陶县对党员、群众信仰的重视。

中国经济信息:

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对美丽乡村建设提出“环境美、产业美、精神美、生态美”的要求,在实现“四美”过程中,馆陶是怎样落实的?过程中又有哪些创新的地方?

谢继炯:

没有创新就没有进步。馆陶创新的基本理念就是四个字:实事求是。这四个字说起来容易,但做好太难了。

过去搞新农村就是大拆大建,而我们是在村民原有的生活生产方式上改造提升,做到尊重民意,顺应和引导民意,让残垣断壁和老房子成为文化记忆,废弃坑塘成为下沉式休闲场所的宝地,老磨盘、碾子成为独有的乡村景观,我们是用“旧砖”铺出了一条“新路”。

在基层党建方面,我们也有多个创新。比如小镇社区由村民选举“美丽管家”负责小区日常事务,这是以村民小组为基本单元的自治探索。创立“职业党代表制度”,让基层党组织的责任代表更有效地传播党的主张,把基层党建设搞活。另外,在粮画小镇,我们还建立了一座情景式党校,再现梁家河精神,运用唱歌曲、宣誓言、说愿景等方式让村民在潜移默化中接受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去年,粮画小镇有7个年轻村民入党,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其中有一位同志给我发信息,主动要求入党,他的动机很单纯,就是觉得入党光荣。这让我非常感动。这些信息至今还保存在我手机里。如果有越来越多老百姓发自内心有这样的呼唤和追求,那我们的创新与探索就非常有价值、有意义。

此外,小镇还建有美丽乡村广播站、美丽乡村电视台、美丽乡村之歌、共产主义庄园,这些创新成果都成为小镇信仰教育的重要载体,群众发自内心的灿烂笑容成为小镇最美的风景。


中国经济信息:

结合馆陶的实际经验与路径探索,您认为,一个美丽乡村如何才能“活下来”?

谢继炯:

我认为,“美丽乡村”活下来需要三个条件。第一,必须有个好的领导班子;第二,必须有好的产业支撑;第三,必须有集体收入。

集体收入可谓是其中最必不可少的一个条件。美丽乡村可持续发展,需要村集体经济的发展壮大。以粮画小镇为例,通过集体土地经营收入、闲置宅基地收入以及村庄发展基金收入等途径,让村民收入增加,整个村庄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此外,美丽乡村的建设还离不开专业人才的支持,这也是制约乡村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我们在每个小镇都派一个工作队和第一书记进行管理建设,我的理论是“能给村子钱,为什么不给村子人才呢?人能生钱。”于是,我们又建立了第一所美丽乡村大学,从这里毕业的学子都到各个小镇工作,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比如我们的乡研所,就由美丽乡村大学毕业的学员组建而成,在小镇规划设计等方面施展了他们的才华。


中国经济信息: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当下,馆陶县如何抢抓机遇、发挥自己的作用?

谢继炯:

从空间上来讲,馆陶处于京津冀区域的边缘地带,从京津冀战略和中原经济区战略层面来看,馆陶有异军突起的优势。我们处在两大战略的边缘,又是叠加的部分,如何抢抓机遇,需要找到相对京津的比较优势,进行优势互补。对于馆陶来说,这个比较优势就是美丽乡村。

馆陶把美丽乡村作为为京津服务的一种产品,为京津作好“菜篮子”。事实上我们的乡村游里很多游客都来自北京和天津,小镇的粮画,漆画等手工艺品,以及我们的黑陶、黄瓜、天然氧吧等都是亮点。我们还在设想开通从京津直通馆陶的旅游大篷车,把车内改装成可以互动游玩的场所,运送来自京津的游客,更加方便和快捷。

在企业合作方面,我们和京津以及雄安新区的企业都有接触与合作,以后这种合作会越来越多。例如,正在建设中的京津冀北方大数据中心选址在馆陶,未来将面向全国应用。这也将给馆陶1万多人带来就业机会。





首页 - 中国经济信息杂志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