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钛媒体12-09 09:11

摘要: 钛度要点:滑翔伞、三角翼、热气球,这些能让人翱翔在蓝天的飞行方式,在国内也拥有越来越多爱好者。

钛媒体 TMTPost.com

|科技引领新经济|



 滑翔伞、三角翼、热气球,这些能让人翱翔在蓝天的飞行方式,在国内也拥有越来越多爱好者。



钛媒体记者  ︳苍蝇屠宰场 


钛媒体影像栏目《在线》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大潮中那些个体:初生牛犊的创业新贵、名利场上的资本明星、聚光灯下的高官巨贾、籍籍无名的程序员、运营、极客、地推、快递员、讲师……他们的瞬间,都值得被记住。图文、视频版权皆为钛媒体所有,未经钛媒体授权禁止转载、使用



人的天性就向往天空和飞翔。对于很多体验过航空运动这一“蓝色鸦片”的人来说,用“一次上瘾”来形容并不夸张。滑翔伞、三角翼、热气球,这些能让人翱翔在蓝天的飞行方式,在国内也拥有越来越多爱好者。


这一期《在线》,我们实地探访了位于山东临沂的许家崖飞行营地,这历史上国内第一批15个航空飞行示范营地之一,正吸引着全国各地的飞手前来。



2017年9月27日,山东费县许家崖飞行营地,一名飞行爱好者操作一架无动力三角翼在天空掠过。



许家崖飞行营地的机库(左)、塔台(右)和跑道。这个营地位于许家崖水库西侧,占地四千亩,有审批空域一千平方公里,是中国第一批15个航空飞行示范营地之一。



许家崖飞行营地塔台、展示中心和观众看台。塔台的设置是为了大型飞行活动和不同入驻俱乐部飞行器之间飞行的指挥调度。“我们投入运营后,会引进国内外优秀的飞行俱乐部入驻”,该营地相关负责人介绍。



营地正式完工尚需要1个月时间,机库和主跑道都在收尾。这个机库面积1500平米,主跑道长600米宽80米,可以满足营地固定翼飞机、动力伞、动力三角翼等飞行器的起降需求。



临时机库中的动力伞。动力伞占用空间较小,起飞助跑距离短,巡航速度可达60公里每小时,适合野外作业。



临时机库中的动力三角翼。巡航速度在100公里左右,最大速度达到180公里,主要用于航空训练、观光、航拍航摄、森林防护等,最低可以离地1米飞行,最高可飞到5000米。



中体飞行机师彭建平在对机库内的动力三角翼进行检查。彭建平曾是飞机制造厂的机师,在飞行行业从业20多年。这是一个痴迷发动机的人,作为营地机师,他主要工作是对飞行器进行维护,“主要是发动机,按照发动机厂给的维护时间表严格进行维护”,彭建平告诉钛媒体《在线》,飞行前后他都要对飞行器的细节进行监控,进行隐患排查。



中体飞行教练范小伟(右)在察看一台动力三角翼的刹车。范小伟是一名“老资格”航空人,他从业30多年,曾参与多项飞行相关国家标准的起草和制定以及各类国家级飞行比赛标准的指定。“航空运动和冒险、刺激的关系不大,它需要详尽细致的计划,是一种厚积薄发,而不是头脑发热去冒险”,范小伟看到这么多年国内这一运动的发展,“国内刚刚开始走向秩序和规范,在建立良性发展的系统。航空运动这个市场一旦爆发,如果我们的准备和积累应付不了,就会引起很多问题。”



高兴(左)是中体飞行团队的一名老教练,他从业近30年,是中国第一代滑翔伞国家队成员,也是国内航空运动圈内的知名人物。从中体飞行与费县政府共同启动这一营地项目以来,高兴就一直在许家崖,从盯营地施工到教学等,他负责组织将关于营地的设想和具体细节落地。



“中国飞行人口太少了,潜力很大”,高兴告诉钛媒体《在线》,中国注册的飞行人口不到一万人,而常年能飞行的不到一千人,“在体育总局挂名有培训资质的滑翔伞教练目前全国只有62个,动力三角翼教练更少,全国就20多个人”。目前许家崖营地有滑翔伞、动力伞、三角翼、动力三角翼等各类飞行教学,学员来自全国各地。



建设中的“航空小镇”。“小镇”有50多间客房,可供前来学习的飞行学员或前来体验营地中其他户外项目、拓展项目的客人使用,“小镇”到飞行地点距离1公里。



三名分别来自新疆、江西、山东的飞行运动爱好者,驱车赶到许家崖营地进行无动力三角翼飞行。他们从机库中取走寄存在这里的三角翼。



对这些爱好者来说,这项运动就是“蓝色鸦片”。“只要你飞过一次,你就会爱上那种感觉,就戒不掉了”,一名飞行者说,这样的热爱,让他们不惜路途遥远。



营地的高山起飞场海拔220米,如果风向、气流合适,滑翔伞飞手从这里起飞后可以飞行2~3个小时,最高可盘旋至2000米高度。但这一类航空运动需要“看天吃饭”,要有适合的自然条件才能起飞。远道而来的飞手们在中体教练的陪同下来到起飞地点,却发现风向有变,大家只好原地等待小气候的改变。



手机App上实时显示着局部地区气候的变化。高兴表示,航空运动“看着是在冒险”,但只要懂得原理,其实并不危险,所有飞行活动都是基于安全去做的,天气好、场地好、人的状态好的情况下去飞行,才会很安全。



风向气流适合的时机到来,早已组装好三角翼的飞手从山坡助跑起飞。



短短几分钟后安全落地,飞手准备良久,就为了体验这几分钟飞翔的感觉。越来越多年轻人对这一“蓝色鸦片”上瘾,以滑翔伞为例,他们愿意花9000元进行初级培训,然后再花3~4万购买一套初级无动力滑翔伞装备,而动力飞行器的培训费用则在5万起步,如果升级装备和培训,成本也要随之“升级”。除了金钱成本,时间成本更是无形。



即使如此,对热爱者来说,“蓝色鸦片”的诱惑仍然无可抵挡,因为向往飞翔,是人类天性的使然。



钛媒体影像专栏「在线」


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潮中那些在线的个体

影像是准确的,但影像并不是全部的事实

影像是自由的,但影像也是陷阱

这个「在线」的时代,我们等你来一起发现

更多「在线」精彩回顾

(点击图片获取)


一名乡村医生的日常


澜沧江源8天7夜,120公里漂荒野流惊魂之旅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下载钛媒体APP